官厅水库水更清了
 
来源:人民日报        发稿时间:2020-07-24 07:11:18        发稿编辑:影子
  今年5月中旬,永定河流域北京段25年来首次全线通水,永定河实现京津冀区域联通。上游调来的水,从永定河入官厅水库,出水库后再入永定河。

  面积163平方公里的官厅水库,

横跨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北京市延庆区两地。官厅水库1954年建成,是新中国成立后修建的第一座大型水库,作为北京的饮用水水源地。1997年,官厅水库因为污染严重,退出北京饮用水水源地之列。后经治理,水质改善,2007年恢复北京备用饮用水水源地功能。

  近年来,永定河流域生态综合治理全面推进,官厅水库入库水质由四类、五类,稳定提升至三类;水库水质整体达到三类,出库水质基本达到二类。去年底,怀来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完成试点建设,通过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验收。

  呵护好官厅水库,是京冀等地的共同责任。如今,全域共治正为官厅水库带来新机遇。

  “这里的水是要流到首都北京的”

  镜头

  官厅水库西南角,大坝巨大的2号闸口下,清水持续涌出,顺着溢洪道,流向永定河。汩汩清流从官厅镇幽州村进入北京,润泽干涸多年的河道,带来盎然生机。

  官厅水库是永定河水系最大的控制节点和生态节点。水库4月20日起开闸放水,5月12日,实现永定河北京段全线通水。

  “这几天,补水水流量每秒6立方米左右,前一段时间最大是每秒100立方米。目前补水总量已达到1.8亿立方米,将一直持续到11月份。”北京市水务局官厅水库管理处副主任李光远说,“这次生态补水,是近年来官厅水库开闸放水水量最大的一次。”

  “这里的水,是要流到首都北京的!”在怀来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里,侯建军对记者说。

  58岁的侯建军是邻近的土木镇西辛堡村村民。如今他的新身份是湿地公园保安队队长,手下有十几人,每天在公园里巡护。“前些天上游来水多的时候,水库水面扩大了很多,好多游客来这里看水,看看流到北京、天津的水源是啥样。”他说。

  侯建军在水库边上种了大半辈子地,3年前,他在库滩的几亩地成了湿地公园,如今地上的玉米变成了绿植。公园里,草木葳蕤,紫花苜蓿花开正盛。

  远山如黛,碧波荡漾。1954年建成的官厅水库,是新中国成立后修建的第一座大型水库,横跨北京、河北两地。

  官厅水库作为北京的饮用水水源地,划归北京市管理。水库海拔479米高程以下管辖权归属北京,但74%的面积在河北省怀来县,只有26%在北京市延庆区。

  上世纪70年代开展的官厅水库污染治理,拉开了我国水污染治理的序幕。1997年,官厅水库因为污染严重,退出北京饮用水水源地之列。随着水质改善,2007年恢复北京备用饮用水水源地功能,但入库水质长期仅为四类到五类水平。

  “以前,永定河滩地、水库滩地里都种着玉米,大量用化肥、农药,老百姓的牛羊也养在滩地里。产生的污染全进了水库,水怎么能好?”侯建军介绍了过去的情况。

  西辛堡村紧挨着官厅水库,是个有常住人口385户、1284人的大村。“80后”村党支部书记程德阳快人快语:“以前,西辛堡村在滩地里种了2500多亩地。滩地里脏、乱、差,村内也是污水横流,垃圾遍地。”

  前几年,在官厅水库周边,这样的情况并不少。痛定思痛,怀来县委县政府认识到:要牢固树立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理念,建设好首都水源涵养功能区和生态环境支撑区。官厅水库非常重要,必须下定决心保护好!

  怀来县明确了“生态第一、创新引领、跨越赶超”发展思路,确定了“一湖三圈”县域空间布局,第一圈层是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第二圈层是葡萄和温泉文旅产业带,第三圈层是工业、商业及城市居住功能区。“一湖三圈”是发展蓝图,也是生态红线。

  落实规划,严格管控,拆除违建,清理垃圾,流转土地,修复生态……以保护官厅水库及上游永定河生态环境为目标,怀来紧锣密鼓建设国家湿地公园。

  2017年3月,湿地公园建设正式启动。规划在官厅水库周边,分3期实施100平方公里的保护修复、水源涵养工程,目前,20平方公里的一期工程已建成,投资15亿元;上游永定河部分,分3期实施15平方公里的湿地恢复、水质净化工程,目前基本完成,投资5.7亿元。

  西辛堡村的2500多亩滩地,已经退耕还湿,恢复生态。湿地公园里,总共种植了160余种、960万株苗木,还种了大量能净化水质的湿地植物。去年12月,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正式通过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验收。

  家门口水库这几年的变化,西辛堡村的村民们都看在眼里。“水比以前清亮多了,环境好太多了。”侯建军连连称赞。让他同样高兴的是,伴随着湿地公园建设,村里的小环境也发生了大变化,“家家户户房前屋后都干干净净,村容村貌大变样了!”

  “昔日管理‘分界线’,成了京冀共治‘连结线’”

  镜头

  茂密的芦苇丛里,鸟儿婉转欢唱。清澈见底的水中,鱼儿倏忽出没。“布谷布谷”的鸟鸣声,接连从远处传来。这里是官厅水库西北角的八号桥永定河入口滩地,北京市在永定河综合治理和生态修复中,建设了八号桥水质净化湿地工程。

  这一带管理权属于北京市官厅水库管理处,项目由北京立项、投资、批复、建设。建成湿地前,当地农户在库区滩地上种了大片玉米地。

  “怀来和北京官厅水库管理处,在土地清退、补偿等方面密切协作,保持政策协调一致。”怀来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管理处主任陈涛说,“双方生态治理的协同和默契还体现在,工程建设方案征求了怀来县国土、环保等部门的意见,使工程建设与怀来经济社会发展更好地衔接。”

  怀来县官厅镇水库大坝附近,北京市官厅水库管理处自建库以来一直坐落于此。

  管理处副主任李光远说:“2016年,国家提出永定河综合治理和生态修复总体方案,2017年,北京市出台了实施方案。与此同时,怀来启动国家湿地公园的建设。两方不谋而合,将各自的规划对接,联手启动了一连串的工程。”

  八号桥入库湿地净化工程,国家湿地公园一期工程,永定河源头治理项目……京冀密切协作,开展环库水源涵养和保护,净化入库口水质,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

  “官厅水库保护得有多好,怀来的发展就会有多好。”对怀来提出的这一观念,李光远印象深刻。“国家湿地公园一期工程腾退的玉米地,有1.8万亩在479米以下,属北京市官厅水库管理处管辖,但补偿资金都是怀来县出的。”他说。

  眼下,北京市官厅水库管理处正和县里谋划着协同治理新动作。李光远说:“下一步,水库南岸和西岸的治理,将以我们为主。由北京市水务局按水源保护工程规划、立项,投入16个亿左右。目前我们正和县里密切沟通,对接具体方案。”

  怀来县常务副县长王永分析道:“官厅水库治理项目的资金,有中央的,有北京的,有河北的。资金的投入和工作的推进,都体现了协同发展,目标都是保护好官厅水库。这是典型的生态协同治理。”

  “我们和北京市官厅水库管理处之间一直保持着热线联系,水库生态环境治理中,没有按管理分界线自扫门前雪,而是共同治理。”王永说,“特殊的区位,并没有成为官厅水库生态环境治理、国家湿地公园建设的阻碍,昔日的管理‘分界线’,成了京冀共治的‘连结线’。”

  协同治理,官厅水库生态环境明显改善。

  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的评估报告显示,水库入库水质由四类、五类,稳定提升至三类;水库水质整体达三类,出库水质基本达到二类。水库的生物多样性显著增加,野生植物翻了一番,由106种增至318种,野生动物由169种增至181种,属于国家重点保护动物的鸟类就有31种。

  “怀来这边近几年环境明显改善,以前只在水库东边北京延庆野鸭湖出现的珍稀鸟类,也纷纷过来了。”怀来摄影家协会秘书长任志来,在家里总是待不住,“现在啊,只要天气好,出门准能出好片儿!”

  全域共治,正为官厅水库带来新的机遇。

  怀来县桑园镇夹河村,桑干河、洋河缓缓流淌,汇流成永定河。挖掘机正在河边往来作业,建设湿地生态修复工程。由永定河流域投资有限公司投资1.5亿元建设的这个工程,预计今年8月底完成。2018年,永定河沿线京津冀晋四省市政府及中国交通建设集团,共同组建永定河流域投资有限公司,作为主要建设管理单位,统筹推进永定河综合治理和生态修复。

  “我们已经开展了官厅水库周边土地流转、清淤工程等重点项目前期工作,未来将围绕改善水质、提升水量两方面,通过实施生态治理项目,推动官厅水库生态环境持续改善,恢复饮用水水源地功能。”永定河流域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杜国志说。按照《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到2035年将恢复官厅水库饮用水源功能。

  西辛堡村离八号桥“北京湿地”只有几公里,大伙儿经常去遛遛弯。“北京和河北一起治理永定河、官厅水库,改善了人居环境。交通越来越方便,北京的游客经常来这儿‘串门’。京津冀协同发展,在咱们这儿体现得越来越明显!”程德阳兴奋地说。

  “我们吃上了这碗风光饭”

  镜头

  守卫在湿地公园的西大门,侯建军身穿制服,腰杆挺得笔直。如今,他把10多亩土地流转出去,用于建湿地、种葡萄,每年每亩稳稳拿到土地流转费1000块钱。腾出手后,他到湿地公园上班,每个月工资有2300多块钱。

  “儿子在村委会工作,儿媳妇在长城桑干酒庄当大堂经理。一家6口人,小车就有3辆!这日子以前哪敢想啊?”侯建军笑容满面。

  他给自己取的微信名叫“幸福之家”,“这可是名副其实!”

  “啥叫湿地公园?”“湿地公园能当饭吃?”前几年,听说官厅水库要开建国家湿地公园,西辛堡村不少村民心里打鼓。

  “真是没想到,湿地公园还没建成呢,我们就吃上了这碗风光饭!”侯建军说,“土地流转费直接打到银行卡里,不费人工,收入还比种地高。”

  “前几年,在水库边种玉米、葵花,刨去种子、化肥,一年到头一亩只到手个五六百块钱。”他说。

  “我们村现在至少有30多人在湿地公园上班,从事保安、保洁、绿化等工作。”程德阳说,“看到村里发展势头很猛,越来越多在外地上学、打工的年轻人回来了。村里原有贫困人口3户5人,现在已经全部脱贫摘帽了!”

  陈涛告诉记者,湿地公园一期工程仅在紧邻的7个村,3年来雇工就超过2.6万人次,人均增收1000多元。湿地公园全部建成运营后,可提供导游、保安、养护、保洁等1000多个就业岗位。

  “近几年,我们按照建设‘两区’的要求,认准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路子坚定不移地走,在实践中日益体会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怀来县委书记孙晓函说。

  东花园镇,怀来大数据产业园。青山绿水间、蓝天白云下,红白相间的厂房分外打眼,这是秦淮数据集团环首都·官厅湖大数据产业基地,是目前我国最大的单体数据中心园区,有几十万台服务器。

  几年前,秦淮数据是周边几个地方“争抢”的香饽饽。何去何从?“最终公司拍板定下来这里。”秦淮数据创始人居静说,“我们选择怀来,一方面是这里有毗邻北京的区位优势、有丰富的清洁能源,另一方面是这里有好山好水,宜居宜业。现在,我看到同事们的朋友圈里,经常会发官厅水库的美图。”

  2017年至去年底,秦淮数据已累计投资110亿元,在怀来建设环首都新一代超大规模数据中心生态产业集群。这几年,怀来的大数据和软件产业风风火火:投资500亿元的软通动力怀来全球交付基地已经落地,投资300亿元的腾讯华北信息技术产业总部基地项目快速推进……一批大项目,接连在美丽的官厅湖畔落地。

  在侯建军和村里的乡亲们看来,这正是近几年官厅水库周边的一大变化。以前湖边最火的是房地产项目,现在不一样了。

  房地产业在怀来一度过快发展,对官厅水库带来隐患。“官厅水库的生态红线,绝不能碰!”孙晓函说,怀来县领导班子认识到这一点后,出台了《环官厅湖周边规划建设控制暂行办法》,把建设红线从原来的海拔482米等高线,向四周后退了30米到100米,“这远远高于2018年北京市政府和河北省政府出台的官厅水库建设边界479米高程要求,充分体现了我们对待这个问题的自觉性和严肃性。”

  “这相当于放弃了20多平方公里建设用地资源,腾出的空间作为生态缓冲区,用于生态修复等。怀来寸土寸金,当时很多干部不理解。”孙晓函说,“现在,大家明白了这样做的价值!”

  “来谈项目的太多了,我们现在的重要任务是‘选商选资’,瞄准‘1+2’:‘1’是葡萄产业,‘2’是新一代信息技术和文旅康养。坚决不要有污染的GDP!”县招商项目办主任任葆底气十足。

  既做加法,也做减法,怀来产业结构不断调优变绿。过去以钢铁、煤炭、建材、化工为主的产业结构彻底转型,房地产业在GDP中的占比也大幅下降。

  2016年以来,怀来县全部财政收入年均增长20%以上。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怀来全县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均实现正增长。1—5月份,全县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2%。“生态第一,创新引领,跨越赶超”的高质量发展之路,怀来人是越走越有信心。

  西辛堡村东头,湿地公园葡萄生态体验园,1万多亩土地中,西辛堡村流转出来的占了1/3。

  连片的葡萄地一眼看不到头,5月中旬嫁接上的马瑟兰、赤霞珠等葡萄,正顺着一根根竹竿努力攀爬,“建设中国波尔多”的标语引人注目。地处北纬40度葡萄种植“黄金地带”的怀来,正大力发展葡萄特色产业,并与文旅发展深度融合。

  9月份,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将正式开园迎客。程德阳相信,这里会成为“网红”:“京张高铁去年年底开通了,高铁29分钟从北京到咱这儿。一定会有很多游客来打卡‘北京后花园’,品尝我们的葡萄和葡萄酒!”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6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