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建良:垃圾山上的坚守者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稿时间:2020-09-12 18:48:23        发稿编辑:影子
  正午的阳光,明亮得令人眩目。杭州市环境集团天子岭垃圾填埋场密闭工艺班班长袁建良走出休息室,戴上草帽和安全帽,穿上每只3斤重的含钢板胶鞋,与同事们一起坐上了开往天子岭垃圾填埋场库区的车。

  位于杭州北郊的天子岭,

是全国首座符合国家建设部卫生填埋标准的大型山谷型垃圾填埋场,这里每天要处置4000多吨生活垃圾。

  沿着山路蜿蜒向上,车辆在天子岭垃圾填埋场的作业平台边停下。虽是中午时分,填埋场的垃圾处置工作也没有暂停。几辆垃圾场依次进入倾倒平台,数十吨垃圾一泻而下,空气里还裹挟着有机物发酵腐烂的味道。

  “早上铺了2个半小时的膜,总共铺了5张。”袁建良口中的“膜”是指覆盖在垃圾上的高密度聚乙烯膜,“垃圾填埋好后,用这个膜覆盖上去,就相当于给垃圾穿了‘外衣’,可以减少异味。”

  抹去额头的汗珠,袁建良和队员们并排列队,一边伸手抵住塑胶膜一边前进。“1、2、3;1、2、3……”喊着号子,一点点将塑胶膜覆盖于垃圾表面,汗水顺着脸颊和指缝间不断滴落。

  “垃圾铺膜是对铺膜工人身体和心灵的双重考验。”袁建良介绍,“一小块膜重260公斤,需要6个人以上合力才能铺好。夏天膜上温度非常高,最高可达78摄氏度,铺膜的时候需要跪在滚烫的膜上,垃圾就在眼下,污水会从膜边渗出。”

  因雨水将至,为了将雨水与垃圾堆体里的污水隔离,当日下午,袁建良及队员们的任务很重,需要完成防渗膜与坝体的封层工作。

  “过两天要下雨了,我们要尽快把膜的边封上。坝体总长度约190米,我们6人要做2天。”13时左右,温度逼近40摄氏度,袁建良和队员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垃圾堆上,用一根长木棍抬起发动机,拿着电焊工具将早上铺设好的膜与坝体焊接。

  看似重复的作业,实则需要万分谨慎。袁建良说:“焊接机器在运转时温度很高,如果不注意,也会被烫伤,所以我们焊接作业时都很小心,而且为了库区消防安全,我们还会在焊接机器旁边备个灭火器。”

  高温作业下,脱水亦是常事。作业不到十分钟,袁建良的口罩已因汗水湿透。“每天工作8、9个小时,平均每1个小时休息一会。为保障身体所需,水壶是大家随身携带的。之前我有一个5斤的绿色水壶,每天早上喝1壶水,下午喝2壶水。”

  今年是袁建良入行的第11个年头,从平台辅助工作到垃圾密闭工作,袁建良也是天子岭垃圾填埋技术跨越的亲历者。

  “之前我干过平台保洁,也盖过7年的防雨布。那时,这里只有12个人,垃圾总量少,只有2000余吨,垃圾填埋技术也没现在先进。”袁建良回忆,前些年由于杭州市垃圾总量逐增,且末端的垃圾处理能力有限,2017年夏天,天子岭最多一天处理过9000多吨的垃圾,达到了历年峰值。彼时,虽部分垃圾被转至杭州九峰垃圾焚烧厂处理,但填埋场的持续优化管理工作从未停止。

  优化库区覆盖膜材料、增加气体收集井、增设离心引风机……天子岭对填埋处理技术进行提质升级,袁建良也从作业平台辅助岗位走向了填埋堆体的核心管理,从事铺膜、管道、修补等工作内容。

  对于技术的升级,他深有体会。“以覆盖膜为例,覆盖膜材料从国产膜换成了进口膜,具有焊接抗拉强度高、破损率低、风化周期长、抗紫外线辐射等特点。我们将作业单元划小为5000平方米,新作业面打开时,将旧膜制作临时锚固,加强密闭性……垃圾填埋后,我们还会利用沼气发电,让垃圾变废为宝。”

  根据杭州市环境集团发布的半年工作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天子岭垃圾填埋场日均填埋垃圾4300余吨,收集处理沼气61余万立方米,发电37万度。日均气体收集处理量比2019年同期提高47%,比2018年同期提高107%。

  面对高温与异味并存的作业环境,袁建良选择继续坚守,“这么多年下来已经习惯了,作为城市环境的守护者,用自己一身脏,换来民众万家洁,值得。”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625号